長谷部萬歲長谷部大好き❤️
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へしかわ

【全职/黑遍全联盟】闪亮亮的点心+老夫的宝贝儿

※各种OOC 有毒慎入

※跟小伙伴/好基友一起生出来的脑洞,写到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就是个放飞自我的产物(՞ټ՞☝︎

※我是粉不是黑相信我!!!



-

一早,兴欣众人就看到训练室旁的小桌上,多了个亮晃晃的东西。

那是个八吋的黑森林蛋糕,但是却特别地威武霸气。

整块蛋糕的表面,都铺满了大小不一的金箔。

晨光撒落,整块蛋糕瑞气千条得不可一世,简直亮瞎了一众人的双眼。

“哎别说老夫连啥糕点都不懂!这不就看来挺高级的呢吗。”

都还没有人率先表达意见呢,魏琛倒是自个从众人背后大摇大摆地晃了出来,正帮烟点起火的他,看起来很是得意。

看起来是挺高级的,但这审美......

“魏老大!这蛋糕,不便宜吧?”

包荣兴却是认真地上下打量起蛋糕,双眼放光。

叶修无语。


-

“不就是块蛋糕吗老魏,在那里揩个什么油。”

望着已经下过刀子,只差没被解体的蛋糕,再望向某个小心翼翼不断用两只手指捏起金箔放进玻璃罐的魏琛,叶修忍不住说了句。

“这都是金箔!金子啊你个没下限的懂不懂?”魏琛一听这话脸都皱一起了,“当老夫白长这些年没看过黄金是吗?这都得好好洗洗卖了去。”

包荣兴又是一跳,“魏老大,黄金我知道!是不是路边那踩不得的......诶诶罗辑你咋了怎么就跑了啊啊啊啊啊!”


-

“老大你要我拿魏老大的罐子做啥呢?不就是几张小破纸嘛。”

午后的茶水间,特别的猥琐。

“包子你小声点。欸那边那个废物点心,说着你呢还发呆啊,过来看看啊。”叶修叼着烟,气定神闲地说着。

“叶修你个没下限的还拖人下水……”只见方锐从门外溜了进来,一脸的鄙视。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不踏实。”


-

傍晚。

在沙发上睡完午觉的魏琛一起来,迷迷濛濛的往胸口一摸,顿时惊慌失措睡意全被吓没了。

“卧槽!老夫的宝贝儿呢?!怎么就没了!!老叶你干了什么好事?!”

叶修叼着没点着的烟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诶诶诶Boss可以乱抢,话可不能乱说啊。谁认识你那什么鬼宝贝儿?”

一旁的陈果瞪大了双眼惊吓道:“什么宝贝儿?谁是你宝贝儿?!说!你去糟蹋哪家小姑娘了?那姑娘也真是,居然连你这种也⋯⋯唉。”

“诶魏老大你啥时找了媳妇儿?怎么都不跟我说的啊?”正在训练的包子也一脸好奇。

“小姑娘你妹!老夫是那种人吗!!”

“居然在我们背后偷吃,老魏你这人怎么这么猥琐啊。”叶修皱眉,还悲痛似的摇了摇头。

“老叶你个没下限的别跟着瞎闹!!”

包子恍然大悟,“啊难道是男生吗!别担心我不歧视的哈!不过这样我该叫嫂子还是、呃什么来着⋯?姐夫?呃不对,兄夫?唔还是不大对⋯⋯”

“哟,老魏终于找到人生第一个春天了啊?再不处个对象以你的年纪最新一期的选手都可以直接叫你爷爷了呢!”路过的方锐笑得一脸淫荡。

“方锐!你才爷爷!啊哈,你也是个猥琐的,是不是你把我宝贝搞哪儿去了?说!!不说我掐死你!!”说罢,魏琛大步上前就揪住了方锐的领子。

闻言,苏沐橙双眼蓦地发光,“哎唷敢情还是个三角恋?有好戏看了,叶修我的瓜子呢?”

身为少数正常人的陈果仍旧一脸懵逼,“所以你的宝贝儿到底是谁?”

一旁的莫凡罗辑跟安文逸尽可能地缩小自己的存在,心里不断重复着不要跟我讲话我什么也不知道,深怕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卷进去当了个垫背的。

老魏气得咬牙切齿,“宝贝儿就是宝贝儿!老夫我整日放在心尖上(注:挂在脖子上)睡觉也要拽着的宝贝金箔小罐罐!!!”

“⋯⋯⋯⋯”众人一阵恶寒。

“喔喔喔原来嫂子名字叫做小罐罐啊!”嗯,除了包子。

叶修扶额,“包子,不要说话。”

“喔,好的老大。”

“所以你们到底谁拿了我的小罐罐?还不快从实招来!”瞧他那样,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魏琛被抢了媳妇儿呢。

“呵,你猜啊。不过我建议你可以去问问方点心。”叶修无良的笑着推锅。

“?!老叶你!魏老大你先冷静别冲动!看看我真诚的双眼!!!”

陈果表示我实在搞不懂这群死宅在想什么。

始终在旁边不敢出声的乔一帆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亮出了手上的东西,“⋯⋯呃前辈,你说的是⋯⋯这个吗?”

赫然就是那个装满了金箔,闪亮亮的透明小罐子!

“!!!”众人惊恐,方锐眼睛睁得尤其大。

要死!说要拿去藏起来的结果忘了!!

魏琛一把抓过小罐罐,仔细检查确定金箔没有少了任何一片后又小心翼翼地重新挂回脖子上。

“喔喔喔喔这不就是老大你刚刚叫我跟方锐从魏老大脖子上偷来的罐子吗?所以我说这小破纸到底有什么稀罕的啊?”包荣兴歪着头,十分的不解。

叶修揉了揉眉心,“⋯⋯包子,我不是叫你不要说话吗⋯⋯”

苏沐橙边嗑着瓜子问:“所以这个小罐罐为什么会跑到一帆那?”

一帆搞不太清楚状况,只能支支吾吾的小声坦承,“呃⋯下午开始训练的时候就看到在我桌上了⋯⋯这个⋯⋯”

叶修往后把身体靠到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拷问官的样子,“包子跟废物点心,说吧,你俩谁笨到把这破罐子丢一帆桌上的?”

“方锐!”包子秒指。

“我⋯⋯操!”方锐生无可恋,“包子你个实力卖队友⋯⋯”

“什么破罐子!那里面装的可是金子!金子懂吗!!”魏琛朝叶修骂骂咧咧,随即转过来对方锐笑得一脸猥琐,“好啊你个废物点心,居然敢打老夫宝贝儿的主意,胆子肥了啊你!”

方锐被那表情搞得全身发毛,赶紧冒着冷汗陪笑,“诶哈哈哈哈我说魏老大您手该酸了吧?老是拽着我领口手会麻的啊,先松松、松松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今天不好好教训你小子老夫就不姓魏!去给我开竞技场!还有老叶你——”

叶修叼着烟勾起嘴角,“哟,怎么?要跟我PK啊?那可就变成哥教训你了啊?”

魏琛怒瞪对方却也无法反驳,“啧、老子总有办法治你!给我等着!!包子你也给我进房间去!!”

“啊?喔。可是才下午三点欸?现在就要睡啦?”包子嘴上问着,人已经准备上楼了。

魏琛无言,“包子给我回来!我说的是竞技场!”

三两下快速登了自己的迎风布阵,魏琛迫不及待的摩拳擦掌,“看老夫分分钟教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重新做人!”

方锐坐在对面调笑道:“老魏真是宝刀未老!这是要一挑多的节奏啊!”果然一旦脱离危险范围就好了伤疤忘了痛,这真要不得啊,点心大大。

“呵呵。”

“叶修呵你妹啊!”魏琛怒,“呸!想当初老夫也是神一般的少年,你们这群死崽子可差的远了。”

远处凉凉飘来一句,“然后神一般的少年就被我跟沐秋揍到找不着北了。”

“我操!叶修你大爷!!”


-

几个小时后。

“喂那个叶不羞给我死过来。”魏琛大声叫。

“干嘛?哥忙着抢Boss呢。”

“你过来,给我虐死他们,老夫肚子饿了要吃饭。”魏琛说罢,起身向外走去。

叶修呵了他两声,“肚子饿?我看是不行了吧?”

魏琛一脸嫌弃朝他摆了摆手,“去去去,懂什么?吃饭皇帝大听没听过?你个没下限废话还这么多?我可没忘你也参了一脚啊。喂老板娘——晚餐吃啥呢?”

眼看叶修对着耳麦交代几声就真接手了魏琛的电脑,方锐吓得直嗷嗷叫,“我靠老叶不带这样的啊啊啊!你还有没有良心了?!魏老大我错了你回来啊看看我真诚的眼睛啊!!”

“废物点心你就认命吧。”叶修熟练的操作着,不过几秒的功夫就把本只剩一层血皮的海无量给撂倒在地上。

紧接着就听见陈果在远处吼道:“通通没得吃!只会在那瞎折腾都不好好训练吃什么饭!」

全員:「⋯⋯」

方锐欲哭无泪,“叶修大大你可真够不要脸,也不想想这都是谁害的!!”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崩溃啊。”

叶修用平到完全听不出一丝一毫情绪起伏的语调说着,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诶下一场包子换你上啊,别想跑。”

被叶修猝不及防加速的攻击扫掉三分之一血条的方锐不得不跟着飙起手速,键盘被敲得那是一个响,“靠我他妈才崩溃啊啊卧槽老叶你别给我往死里打!!”


-

方锐跟包荣兴毫无意外的全被叶修打趴无数遍,结束后整个人也跟着瘫死在电脑前面。

虐完可爱队友的叶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左顾右盼就是不见魏琛人影,正好唐柔战意高昂的过来说也要打个几场。

叶修应了声,坐下准备继续,顺口问道:“那个猥琐术师人呢?”

一旁的唐柔头也不抬,“刚跟果果要了针线包上去帮小罐罐缝袋子了。”


“⋯⋯啊?”

评论(2)

热度(52)